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Abundance Economy 人人富裕的经济

Abundance Economy 人人富裕的经济
By Richard Nelson 瑞查德.耐尔森
Montreal, Canada 加拿大 蒙特利尔
09.09.2021 年九月九日
英文原文在这里

我感觉过去“在旷野漂荡了四十年”– 但是现在,因为创建了可超再生的“农豆荚”,来恢复人与自然之间的正常关系,使得系统性拦阻人采纳这个对人类来说至关重要发明的障碍烟消云散了。

作为发明家,我与全球化赋有共创精神的团队一起站立,站在“人人富裕经济”的世纪门槛,让饥饿不再,让贫穷成为过去的历史。

我知道此转换并非难事,只要在全地有统一的行动,就可成就。

采用免费自然的太阳光,在任何的地方和气候条件下,“农豆荚”都可以生产出食物,丰盛、有机、高营养、超安全,而且附带着还会产生大量的清洁能源和纯净的水(从空气中凝结而成)。过去不允许的进程和拦阻,都消失殆尽。

“农豆荚”现在成为我的“独阳屋顶”专利项目的一个突破性应用。在过去,“独阳屋顶”通过开源的合作和在 www.PODnet.is POD上协调的企业联盟之商业化开发,使得任何人及在任何地方都可参与其中。

而且,“农豆荚”在食物、能源和水这三方面的生产潜力,过去已经在职业和学术的范畴内建立了良好的“既成事实”的基础,但是,这个已经成就了的潜力至今对普罗大众却仍是遥不可及。

人类为何活在无知中,为何继续受害于权威人士所继续营造的欺骗?是因为,那些少数的权贵们,为了继续围护他们所一直营造的“战争经济”,继续用少数人的“权贵淫威”来奴役普罗大众,他们只有继续如此,才可用物质贫乏的谎言来压制物质丰富的真实。因为,如果普罗大众知道了真相,他们就无法继续奴役人,就会被释放得真自由。

这些醉心于奴役并牢笼人类和地球的人,所一直延续的物质贫乏之谎言,对人类的心智产生了近乎牢不可破的功效,使得人类掉入一个无底下滑的深渊。在过去的40年间,地球的人口翻倍,同时地球的生态也经受了近乎不可修复的破坏。他们无限度地将人类投入恐惧之中,使得人类的生态系统处于崩溃的边缘,灭绝的事件在现实生活中层出不穷地展现。

他们所实施的不真实的谎言和对人无休止的洗脑,借着他们所营造的教育系统来侵害我们的大脑认知,使得我们以为:我们只能受制于这个系统,为这个系统卖命才得以苟活。其害如此之深,以致当这些持续的剥夺和侵害被暴光后,我们竟然觉得是无力回天。

然而,此牢笼人的系统是从里面往外自己腐蚀而被掏空的。其权柄受到了多人的质疑,其污秽人的能力被消耗殆尽,其捆绑我们的手正在被消弱——实际上,其在我们身上的锁链几乎断开。所谓的“美国梦”就是拜物教,正在退去;此梦已变成可怕的现实,从梦中醒来才看到继续走下去才是一场尚未展开的噩梦。

是的,对此噩梦独有情衷的权贵们,不愿放弃过去和现在尚存的权利,但是他们的日子到头了——一个如天的大地正在来临。愿我们靠着恩典,在度过未来几年的险阻,免除冲突和核冬天的恐赫,就可以盼望翻转现有的秩序,使得“在后的要在前,贫穷的要富足,使人和睦的得以承受地土,承受降下来的神的国”。

此一人类大变相将由真理带路,显明一条道路,让我们与所有的生命体和睦同居。真的启示(既不是革命,也不是进化)将带进转变的行动,挺升人类的灵性,显化为积极向上的盼望——意味着我们有能力,用双手和心志,来建造,而且是建造在如泉涌一般的崭新智慧基础上,将人从世界的捆绑中释放的智慧;得真自由,而且是叫人人复兴昌盛的自由,在普世和平和稳定的氛围里得这样的自由。

朋友们,人人富裕的经济即将在危机中显现:疫情的危机,生态的危机,和其它很多危机,将胜过一切拦阻,即拦阻历史的车轮进入“禧年重置”和“人类重生”的佳境,免得人类顺着现在的险境滑向灭亡的深渊。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拦阻这趋势,但是,最为紧要的是什么?是抗议和反叛,还是创意和团结?其实,最糟糕的选项是“温水煮蛤蟆”,是被动且毫无作为的平庸之恶。

当险阻被胜过,阻力被摧毁的时候,快速广泛的变化将克服一切问题。克服难关的办法是全面采纳属天的办法——人类做过的每一件错误的事,都有一个纠偏的办法,也是我们必须要学习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用圣灵的眼光和我们自身在新路上的体验,边学边做,我们就会通晓过去视野的死角,知道人类为何整体走到今天极端险恶的困境。

请阅读我过去写的“缩短饥饿的鸿沟”一文,那篇文章点出人类与食物和自然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紊乱的根源,以及如何走向正路的办法。变化从哪里开始?从调整我们与食物的关系开始,要求天国的建造者们起来建“农豆荚”,重新叫食物的生产本地化、社区化。只有本地化和社区化的食物生产环节,才能应对全球气候的大变迁,确保所有人的食物、水源、能源的安全和保障,一个家庭都不拉下。

在没有被商品化侵害的社区里,人们意识到了集体贫穷的危险。但需要知道的是,大自然几乎被毁灭,而我们被洗脑以为贫穷是常态,这原本是一些人为着要奴役人而制作的假象。为此,当这些假象被识别并被弃绝的时候,它们无法再拦阻我们这些承受使命的先锋采取行动,而且是一同行动,去重拾自然的丰富,和每个参与人及每个参与社区所当得的福祉。

采用各种客观的评估,农豆荚这一类似房角的头快石头,能够结束饥饿和贫乏,将人类带进一个境地,远超各种局限,就是那些相信“只有奋争才能生存”之人所受的局限。走出这些局限,就是人造世界所加给我们的先人局限,我们就会发现,与大自然抗争的战役停止了。当我们走进农豆荚神圣的空间时,我们可以才开始体验何为与创造共生: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自然资源,创建的是可再生的生长环境,维持的是稳定的、高产出的环境,使得所有的人类都可获得成功的喜悦,因为此新人类所创建的,是一个全球性的“人人都富裕、人人有尊严、人人都和平”的佳境。

农豆荚是我们丰富的花园,活水的泉源,健康和幸福的房角石。这是防止气候变化的平台,为的是打造21世纪超自然的“人人富裕的经济”(与现今盛行的“消费者经济”大相径庭),医治人心的创伤,消除人踩在大自然脖子上的脚印,启动大自然的生物多样化,恢复并重建地球的野性。

国度建造者们的使命,借着农豆荚而启动,应用我们所倡议的有益于人的“独阳屋顶”革新手段,生产本地新鲜的食物。皆因其独一无二的能力,可以解救人类脱离即将到来的食品供应链的崩溃和消失(一半或一多半的人都可能被饥荒吞噬)。为此,我们的第一步是赋予所有人能力,将自己从死亡的恶性深渊里拉上来,并拉出来。这急需动手,并学习动手,愿意挪移我们的投资重心,并将我们的生活和经济从全民黩武转向全民共生,从战争转向和平,从贫乏转向丰富。

当各地的家庭和社区参与可再生的生活方式的时候,这样,不是某些人,而是每一个人都会全然并绝然从被捆绑奴役中释放出来,即在意识形态上甘愿受现有系统的奴役。食物的独立是关键,启用以阳光为动力的农豆荚,是一把打开未来之路的钥匙,此路就是摆脱黑暗权势的奴役,让其无法在掌控这个世界。

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理查德今天推荐的视频:什么叫湿泡温度?关乎人类的生死 Wet Bulb Temperature – Life or Death?

早晨一起来就看到理查德推荐的视频,很快看了一下,大致用下面的中文简述了一下其中的内容:

Dave Borlace (大卫.伯雷斯)在此清晰解释了干湿温度的极大不同,引到人体如何通过出汗来自动调节体温,以及地球也有一个自动调节气候和环境的机制。但是,当这个机制被破坏,或者说,当地球的平衡体系被大大搅动之后,回调的力度也将是人始料不及的。这正是很少人想到的问题。

能听懂英文的,直接看视频:

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预备为他的发明申请专利

好,让我们继续看理查德・耐尔森的传奇故事。

上次说到,在他23岁的时候,一个偶然的失误,即忘记在晚上关闭他设计的给鸡舍降温大棚中的风扇和喷雾,竟然让理查德发现了水气泡与他14岁所看到的异像之关联。

下图再次帮助你回忆他所设计的那个简易的、给鸡舍降温的大棚是什么样子的:

借着用水在双层的膜结构中的喷雾,给从鸡舍排出来的热空气大大降了温,不单让生蛋的母鸡们凉爽非凡,而且因为水的蓄热效用,使得他的温室大棚在白天变得更加凉爽,在夜间变得更加温暖。

更重要的是,因为偶然忘记在晚上关闭风扇和喷雾的水泵,让在他早晨在喷头那里看到很多白色的小气泡,很明显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外加密封不严的缘故,让鸡舍空气里的一些有机质,进到了双层空间的里面,使得水中拥有一些有机质,为泡沫的产生提供了条件。

这个发现非同小可,他知道,此乃重大发现,与人类未来的建筑息息相关,而且奇妙无比。

很明显,未来的建筑与现在的建筑大不相同:现在建筑的屋顶全部是不透明的,将免费的太阳能挡在外面不用不说,在夏天又使得屋顶下部和天花板上面的无用空间奇热无比,甚至要耗费大量电,来启动制冷机给其降温。未来的建筑,采用全透明屋顶,而且用肥皂泡做简单的填充,成就他异像中所见的:有时透明,有时又洁白如雪

经过五年在业余时间的潜心研究,到了1979年,他已经将肥皂泡的各种性能摸得一清二楚了。

对于一个在如此年轻有为、经历充沛的时候就取得如此发明的人来说,无疑下一步就是为此重大发明申请专利这一个步骤了。毫无疑问,他可以由此打造一个商业帝国,他也可以同时造福人类。

这是,他已经搬到了加拿大东部的大都市,蒙特利尔。很快,他与当地的专利局约了一个时间,想要咨询专利申请的事宜。然而,接待他的专利官员的话,让他更加震惊。

“年轻人啊,你的发现太大太完整了,照我看来,你应该不是申请一个专利,而是同时申请四个专利!”

“先生,您什么意思?我只有一个发明,为什么要申请四个专利?”

“耐尔森先生,一个专利无法囊括您的奇妙发明。而且,对于如此重大完整且具颠覆性的发明,申请一个专利也不是明智之举。最好将其打碎分成四个部分,然后对每个部分各自申请专利保护,这样只有你和与你签订合约的人,才可以知道部分或所有的奥秘。我这样建议,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年轻人!”

“明白了。非常感谢您极宝贵的建议!”

这样,理查德・耐尔森将他的发明分为四大块,分别为四个部分申请了专利,也逐步得到了专利局的批准。

想看这四个专利的详情吗?要知道,我所写的不是小说,而是全部真实的过往故事。点击这里看理查德的四个专利和他后来又增补的两个专利,共六项与肥皂泡蓄热、保温、遮阳等息息相关的专利!

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异像中的景观再现,在理查德23岁的时候,梦想成真!

上文提到理查德如何在奇妙的安排下,借着他的一位好友的引路,于1973年的夏季,去了加拿大东北部一个四面环海的“抹大拉”小岛。他们当时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利用自己所知的一些技术,叫那座简陋的养鸡场升级换代,好叫岛上的人继续有丰富的鸡蛋供应。

他们从1973年的夏季开始,一直地忙碌着,干到第二年,即1974年的夏季,将他们计划做的事情都做好了。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理查德设计的一个简易温室大棚,建在鸡舍的南面。给大家看一下它的示意图,其大致的样子是这样的:

起初的理念很简单,实际上理查德自从在14岁那一年得了异像之后,一直在心里琢磨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复制他所看到的。只是以前没有机会来检验他的那些想法。现实的问题将验证他想法的机会送到了他的眼前,而且迫使他快速行动。

简陋的鸡舍迫使他面对眼前的问题:鸡舍实在太热了,让在里面生蛋的母鸡不堪重负。为此,最关键的解决办法,是如何让鸡舍快速降温,而且同时又可以有效地利用那些热量。

为此,他设计了上面的方案。起初是想要用水雾来给空气快速降温,没想到接下来的一个偶发事件,叫他的方案变得更加令人欣喜若狂。

很快他们将排风扇装好了,也是最容易且紧要的。然后理查德打了一些电话,找到了一家制作覆膜材料的公司,答应按照他的需要,用他们的膜材料按照他的要求,缝制成方形筒状的样式。收到成品后,他们将这些方形筒状的东西并排在一起连接,悬挂在鸡舍的南面墙上,下面拉开一段距离。这样,当热风扇开启的时候,双层覆膜的部分自然形成半圆的形状。妙极了!

然后,将大量的水存放在双层膜的底部(见上图的蓝色部分),里面放上水泵,用管子将水的出口引到双层膜的顶部。顶部有喷嘴,叫水泵里的水从顶部喷射而出,形成水雾(近乎白色),用来将棚里的空气降温。

东西两面用同样的材料封闭,就构成了最简易的用热空气支撑,用水雾降温的大棚,简单至极。然后,他们在里面种上一些蔬菜,测试植物在如此的环境下生长情况。

所有的都是照着理查德设计的做好了,他每天都来查看实际运作的情况。到了晚上,因着太阳落下,鸡舍空气变得凉爽了,他就再来一次,为了省电,将水泵和风扇关掉。

一个偶发事件引发一切

然后有一天,他忘了关掉风扇和水泵。等到他第二天一早再来查看时,才发现忘了关闭一切。整个白白耗费了一个晚上电能!

想一想,在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是不是都发生过类似叫我们感到遗憾的事?

然而,当他走近查看水雾喷头的时候,奇妙的事情让他瞠目结舌:除了仍然看到水雾,他还在喷头的边上,看到让他意向不到的景观:他看到一些白色的小气泡,聚集在喷头的周围!

立时,他在14岁看到的异像浮现在脑海中:哈,除了水雾是白色的,小小的水泡沫也是白色的,而且可以代替水雾,充满那个双层空间!!!

当没有气泡,或气泡很大的时候,那个双层空间就是透明的;当填充大量小气泡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变成了纯白色,洁白如雪。

如此,透明和白色这两个状态,就可切换自如,随心所欲!

就是这个,找到了!

他在异像中所看到的景观是真实的。他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了可重复再现梦境的实体。

看一看这些小泡泡,是不是白色的?轻盈飘逸。想要的时候就可以吹起来,不要的时候它们可以自动破灭。

除了这些水泡沫之外,你还能找到别的什么替代物吗?在水中放上一点肥皂液,就可用空气吹出这些泡泡来。而当肥皂泡破灭之后,它们又自动回到液体的状态。

是的,用一根管子插到水里,用嘴一吹就可吹出泡泡来。但是这样的水泡泡立刻就破灭;在水中加了肥皂液,结果就大不相同了,只需吹灰之力。

小孩子为何喜欢在充满肥皂泡的水里,玩得忘乎所以?也是这个道理。不光小孩子,大人也是如此,有谁会不喜欢肥皂泡呢?

点击播放下列的视频,就是从泡泡的乐趣开始,叫我们一步步发现其妙用:

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理查德完成了鸡场改建后,搬到了附近的王子岛住。他先找到一个工作,以便支持他利用所有的业余时间,来钻研肥皂泡的妙用。

五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到了 1979 年,他已经将肥皂泡的遮阳保温技术,掌握得炉火纯青了,自然带他进入下一步: 为他的发明申请专利

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意境在理查德22岁的时候近乎实现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理查德的出生和童年,请点击这里去读一下,不必担心,在那里有链接再带你回到这里。

前面我们说到,当理查德・耐尔森在1965年,即他14岁的时候,他看到未来建筑的两个奇妙双重景观:有时透明,有时又是纯白色的,似乎两个可以按照某种需要而任意转换。

这些意境深深影响着他,注定成就了他接下来的人生历程,曲折奇妙。

因为他太爱地上的大自然,他没有步父亲的后尘而成为飞行员或技师。中学毕业后,他选择成为园艺师。为此他于1972年迈进了安大略农业学院,开始学习农业技术。

学院的生活很快使他感到索然无味。更糟糕的是,学校所教的那些畜牧业的做法,让他深深不安——为何如此残酷对待动物?虽然仅为两年的文凭课程,他已经学完一年,再有一年就毕业了,他却想着是否退学。这绝非他想学的,他更加喜欢那些贴近大自然、顺乎大自然的方法做事。

想不到的是,下面发生的事,将他从学院式的痛苦中解救出来了!

在1973年的转折点,理查德22岁

此时,已经接近春季课程的尾声,理查德接到他的一位朋友的电话。

“嘿,理查德!”

“嘿,老朋!是你打电话,太高兴了,我这里老烦了,你呢?”

“理查德,我找你可是有急事。我现在与太太在抹大拉的马利亚岛上”

“抹大拉岛?喔,那里好美啊,你们太幸运了!”

“但昨天在这里发生一件怪事。我和太太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一位医生直接走向我,向我突然发问。”

“医生?”

“是的,拉博瑞医生。他直直走向我,问我:‘你是农民吗?’我说‘是啊,西边农夫,先生为什么这样问?’”

“是啊,他为何这样问?”

“他说:‘我是这个小岛上的唯一医生,最近一位老人病了,我介绍他去了蒙特利尔的大医院。’”

“嗯”

“他说:‘那位老人和家人一直经营这里的一个养鸡场,这也是岛上的人所吃鸡蛋的唯一来源。现在老人生病了,他的全家也跟着他去了蒙特利尔,我被迫要帮他打理鸡场。噢,糟透了!我要照顾鸡场,还要给人看病!’”

“医生被迫要照顾养鸡场?哇,从未听说这等事!”

“正是!这个小岛上,他因为是医生,人生岛上每一个人,也只有他可以组织大家帮忙打理。他受不了,为此直接向我求援。”

“那你如何回他?”

“我太太和我已经决定留下来了,但我们需要你来帮我们!”

“需要我?”

“是的,正是你,理查德!记得你上次和这次都说,不喜欢学院式的日子。快过来!学农靠课堂不行的!”

“让我想一下。”

“最好你不要拒绝我!你看,你有智慧,我有经验。绝配!”

“让我再想想。”

“好。噢,对了,你想不到这个鸡场到底多糟糕。”

“像什么?”

“像一堆屎!原始得可怕,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动给水,没有自动喂养,没有清粪的机制,别提了。什么都要用手去做,难怪拉博瑞医生叫苦连天,恨不得马上走人!”

“那我们能做什么?”

“我想,我们要全面给这个鸡场升级,使其自动化,为此需要你。”

“成,听起来有趣极了!”

下面接下来的,顺理成章,就不必说了。理查德离开了农学院,去了抹大拉岛。这是1973的夏季,是他22岁人生的转折点。

点击这里阅读:理查德在23岁时让意境成为现实

分类
理查德的往事和今天

理查德・耐尔森的出生,童年,和14岁时的异像

理查德・耐尔森(Richard Nelson)于1951年降生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一个当时为加拿大空军修理飞机的驿站 Portage la Prairie。他的父亲是加拿大空军的飞行员。

也许是因着父亲这样的职业,他们的家总是随着加拿大空军的需要搬来搬去,而且总是远离大城市,住在人烟稀少的偏远地区。

也许是这样的氛围,在小理查德的内心,造就了一个自由奔放的灵魂,赋予他创新的思绪和内在深透的领悟力,使得他从小就未被人的理学和教条所辖制。这为他后来接受淳朴深邃的内在异像,铺就了一条自然平坦的路。

理查德从小就喜欢大自然的景观和气息,为此,每次当全家搬到一个新的空军基地的时候,他总是愿意独自一人出行,将周边的新环境都看个够才罢休。有时他甚至一个人跑到很远的地方,爬山看风景,以致作飞行员的父亲对他有些担忧。

14岁的时候在异像中看到未来的建筑

也许是因着他孩童时的特殊背景使然,他常常在安静的时候,领悟到天地间的大美。其中最值得纪念的发生在1965年,即他14岁的时候。

在那一年,每当他安静的时候,总能在近乎意境的异像中,看到未来的建筑。这些建筑,在意境中妙不可言,最明显的特征是:它们是全透明的,而有时又变成全不透明,而全不透明时的颜色是纯白色的,洁白如雪!

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让未来的建筑既透明,而又不透明,且是白色的呢?

人可在现实中打造如此这样的建筑吗?透明,或又是白色的,可在这两个状态下自由切换?

这些景象是纯粹的意境吗?如人类其它美好的意境一样,只能在头脑中想象,但却从来无法在现实中实现?

为什么需要建起如此这样的建筑?

这是为着人类历史的某种事件而为?还是为了警告人类:将来的建筑本该如此建造?

这类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特别是在他安静的时候看到如此异像的时候。然而,他对这些问题一头雾水,也不明白为何他可以看到这些异像。

实在来说,这些意境实乃好梦,但好梦如果不能与现实连起来,那有什么用处?还不是如奥秘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与现实中一直发生的噩梦有什么不同?

想一想吧,人间任何一个出于人的美好愿望,有哪一样不开始如此美好,但后来却将人带入一轮接一轮的人祸之中呢?莫非这个破天荒的意境与那些截然不同?

本网为解答或协助你自己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而设立。点击阅读:意境在理查德22岁的时候近乎实现